股权设计方案

公司破产,创始团队背负一个多亿的债务

 
 
 
 

标签:

摘要:尊重契约,敬畏制度... [查看详细]

公司破产,创始团队背负一个多亿的债务

Roadstar,曾经是自动驾驶领域的一个超级创业明星,2018年3月就拿到过1.28亿美元的天量A轮融资。

在本应借助融资蜕变成风口上的猪之时,却来了一个让人猝不及防的大转弯,进入多事之秋:创始人内讧,投资机构申请撤资仲裁,办公室关门停工,创始人也各自劳燕分飞择良木而栖……

一个明星项目,就这样留下了一个烂摊子……

根据媒体最新的消息,Roadstar的投资人向仲裁庭申请撤资仲裁的结果出来了,三位联合创始人佟显乔、周光、衡量,要为因创始团队“内讧”导致的损失,承担一个多亿的连带责任。

对于企业融资,天价融资额看的多了,几个亿几十个亿都不是什么大数字,但是对于个人来讲,背负一个亿的债务,能做到王思聪般的轻松,很难,不是每个创业者背后都有一个首富爹。如果最后偿还不了,那么很有可能上老赖名单,最后个人生活、就业、创业都会受到严重影响。

创始团队背负一个多亿的债务……一时间,大家都很震惊,第一感觉都是为这几个创始人鸣不平,公司经营出问题,怎么就牵扯到创始人了,何至于此?

会不会又是因个人回购牵扯出来的无限连带责任?

其实复盘Roadstar这场“宫廷大戏”之后,你可能就不会这么想了——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,一把好牌打得稀烂。

中国有句老话,经常用来形容金钱下的人性,“可共富贵,不可共患难”,说的是在财富的利诱下,财聚人聚,财散人散。

但是,在创业领域,却恰恰相反,“可以共患难,不可共富贵”。

在创业初期,筚路蓝缕,大家心无旁骛,齐心协力拧成一条绳谋发展,一些蝇营狗苟的思想不会抬头。一旦公司发展小有成就,特别是大额融资进来的时候,创始团队成员之间必然会各打各的小算盘,不管是搞管理的、管市场的、负责技术的,都会觉得自己对公司的发展居功至伟。

在创始团队股权比例相当的时候,这种“内讧”情况几乎成了必然,这叫“创业富贵病第一定律”。

永远不要低估人性,为什么都在强调健全的公司治理架构?一切制度,都是为了给人性加上一个约束。

而Roadstar,恰恰在公司治理方面,提供了一个反面案例。

股权大叔今天就来复盘一下,从2018年开始,Roadstar身上,都发生了什么。

其实,从Roadstar创始之初,佟显乔、衡量和周光因为看到了无人驾驶的热潮而辞职创业,三人因为曾是百度北美研发中心同事,就打算1:1:1分配股权。但由于这样的股权比例向来是被投资机构敏感对待,最终,经过三人协商,由佟显乔持有相对较多股份,但也没到控股地位。

经过A轮融资之后,佟显乔持股16.8%,衡量和周光分别持股10.2%,总的来说,不相上下,任何两个人联合,都可以对抗第三人,这也为后来的三人“宫斗大戏”埋下伏笔。

2018年3月拿到1.28亿美元后,Roadstar的投资人阵容可谓豪华,双湖资本、深创投、云启资本、招银国际、元璟资本、松禾远望资本、银泰资本、耀途资本、贵邦资本……

被这么多投资方加持,如果不出意外,这家企业未来的“星途”必将顺风顺水。

然而,1.28亿美元的巨额资金面前,三位曾经平起平坐的同事,股权相当的创始人,心里谁都不服谁,都想成为公司代言人,再加上后来又引入了一位被投资人称为“起了很坏作用”的那小川,创始团队开始一轮又一轮的内讧了。

根据《周光与深圳星行公司、佟显乔名誉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【(2019)粤0307民初4278号】》、雷锋网对Roadstar投资人进行的专访,股权大叔来梳理一下“Roadstar宫斗大戏”的整个狗血历程:

其实,Roadstar的早期创始团队成员,除了佟显乔、衡量和周光三个核心人员,还有一位不得不提的人物,就是那小川,作为外部合伙人,任首席战略官一职。那小川之前在华兴资本做FA,恰好和佟显乔是哈工大同学,加入Roadstar也是情理之中。

2017年5月、2018年3月,自动驾驶风口正盛,余温未退,Roadstar分别获得了天使轮950万美金,A轮1.28亿美元融资。

但是,最后这笔1.28亿美元融资到位之后,就发生了一起意外事件,那小川未经董事会同意,动用了一部分资金购买P2P理财产品,甚至炒起了比特币,引起了投资机构的严重不满,随后花了3个月时间追回这笔款项。

在这之后,加上又出现的一些违规报销等事件,周光和衡量两位创始人联合投资人,罢免了佟显乔的CEO职位,那小川也从董事会出局。

最戏剧的一幕发生在2019年1月21日,不知道何种原因,佟显乔又和衡量联合在了一起,趁着周光坐飞机无法回复的当口,通过官方公众号,宣布周光存在私开代码库私藏图纸等违纪行为,免去罢免周光一切职务,解除劳动合同。

……

之所以说这场“内讧”狗血,是因为这本来三角关系已经够复杂了,再加上了一个外部来捣乱的那小川,更加离奇。先是佟显乔、周光、那小川密谋让衡量出局,因为衡量贡献不大,随后,周光倒向衡量,联合投资人罢免了佟显乔、那小川,最后佟显乔、衡量又联合起来罢免了周光。

这其中还有更加狗血的细节,比如那小川在Roadstar A轮融资的时候,诱骗衡量多签30页的空白签字页,为的是将来发生人事变动,能够迅速拿出具备法律效用的签名。

利来利往,人性暴露无遗。

那么,Roadstar这场狗血剧的背后,都有哪些值得创业者警醒并引以为戒的地方呢?

首先,虽然创始团队之间平均分配股权是相当忌讳的事情,但也不是没有办法最大化消除其中隐藏的风险,比如一致行动人协议,比如特殊投票权安排等等,都可以将一些权责利提前约定。

Roadstar案例中,佟显乔持股16.8%,衡量和周光分别持股10.2%,虽然不是完全平均,但也形成了谁说了都不算的局面,为日后的管理问题埋下了隐患。

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幺蛾子,什么拿回扣啦、把控公章和U盾啦、公司车辆放个人名下啦、违规报销啦……

只要存在各自为政的局面,争权夺利就不可避免。名义上看是公司管理制度不善,本质上都是往自己身上揽权力,往自己腰包里捞利益。

其次,董事之一的那小川,未经董事会同意,动用了一部分资金购买P2P理财产品,严重违反投资人协议,属于对董事会规则和契约精神的不尊重。

最后,佟显乔又和衡量联合,公开罢免周光一切职务,解除劳动合同,在未召集投资方董事代表开会的情况下,擅自召开董事会,将周光踢出董事会。

先不说这种公开对外发布消息构成的名誉侵权【注】,单单董事会召开规则和董事任免规则,就已经严重违反了投资人协议中的约定。

注:周光与深圳星行公司、佟显乔名誉权纠纷案件,已经一审判决深圳星行公司、佟显乔侵权成立,需要赔礼道歉。

这些合伙人,都学历高至博士,并非草莽之辈,为什么就能对公司治理规则如此忽视,甚至“置若罔闻”呢?

其实,所有这一切,光有完善的“公司治理”制度进行规避还是不够的,特别是Roadstar不完善的公司治理架构下,加上几个理工科的创始人对制度的“不敬畏”,最终酿成了这样一个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结局。

最后,如果真的根据投资人的撤资仲裁,需要三位创始成员佟显乔、周光、衡量,为公司花掉的一个多亿负连带责任,那也无可厚非。估计是投资协议里有约定,因创始团队原因导致公司经营不善,需要对投资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,否则仲裁结果也不会是这样……

尊重契约,敬畏制度,这是结结实实的一课。

正所谓,作天作地,最后作的是自己。




本文标题:《公司破产,创始团队背负一个多亿的债务》
本文标签: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guquandashu.com/a/92.html